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小福星高手解料论坛 > 不知火玄间 >

但是他本来就严重受伤

归档日期:07-2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不知火玄间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她轻抚着白芷的脸颊,白芷想起她挡在自己身前,手臂鲜血淋漓的场景,她喃喃地说:“我还差远了呢!”

  她到晓这里已经有大半年了,期间和他碰上的时候也不算少。不过每次对方都是当她是透明的,他们也从来没说过话。应该说是那家伙从来没和她说过话,白芷每次见到他倒是主动的打招呼,毕竟这是礼节。只是他没回应过一次。老死不相往来。白芷觉得,如此甚好。

  “现在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了吗?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。”宇智波鼬站在她身后说道。

  白芷机械地举起红莲,对着岩忍的心脏,他四肢被死死铁链锁住,无法动弹,像是只困在蜘蛛网上的飞虫。白芷强迫自己不看他的眼睛,她心里说:只要这里刺一刀,就结束了。他刚才还要杀我不是吗?那我为什么不可以杀他?可是,她看着他胸前的起伏,可是,我能听到他的心跳,这是一个生命啊!

  “你怎么了?”迪达拉看着几乎要哭出来的白芷,着急地问。如果白芷真哭了,他可不会哄啊!

  在晓里面,除了小南关系和她最好的就是迪达拉。比起其他的几个,迪达拉终归还带有少年的天性,即使他是S级别的叛忍。偶尔还会有纯真的一面。这也是她和迪达拉比较能合得来的原因。

  白芷在他走过的那一瞬间,僵直了身体,她很想说些什么,但是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说出来。她看着他的背影消失,她想:或许他是对她这个学生很失望吧!或许他就没承认过她这个学生。

  宇智波鼬看着早早地来到修炼场上练习刀术的少女很意外,平时不到他规定的时间某人是绝对不会到的,而且每次看到他都是一幅半死不活的样子。今天,转性了。

  “才不是。”白芷立刻激动地反驳,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,“不关宇智波先生的事,是······”她呆愣着看着走廊那一头走过来的黑发男子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白芷眼巴巴看着小南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,就走了。她僵硬地扭头看着鼬,在触及他眼神的时候,立刻又低下头。

  小南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在乎的,也是唯一一个在乎她生死的人。小南的话她不能不听,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可是南姐你也知道的,我根本就连查克拉都提练不出来。”

  鼬看着她那副死鱼一样的样子,直摇头,“虽然已经知道你的体能差,但是没想到能差成这样。区区十圈就累成这样。”

  南姐怎么还不回来啊!她看着小南离去的方向,突然间发现热闹的大街的人群突然四散仓皇离散。白芷的第一个念头:南姐,出事了。

  小南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那十几个黑衣人已经变成了十几具干尸,他们身上没有任何伤口,却像是被吸干了血肉一样。周围的花草树木全部都枯萎了,连池塘的鱼虾都没有幸免。

  白芷一开始被他拼命的样子有些吓到,但是慢慢地也进入了状态,她一个侧踢,将那岩忍踢到了墙上。 白芷看着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但是他本来就严重受伤,又撞上墙壁的膝盖现在已经碎了,无论如何也爬不起来。鲜血从他身上溢出,让他本来就狰狞的面目更加吓人。白芷发现自己握刀的手在发颤。

  那双比子夜还要漆黑,比大海还要深邃的眼眸是那样冰冷,而耳边又传来冷冰冰的声调:“杀了他,就是你今

  白芷推门进去,看见他只穿了件浴衣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雨。白芷怯怯地看着他不知道如何开口,他却像是不知道有个人在这里一样,只是看着外面的雨。

  这是一座牢房,它和所有的牢房一样阴暗、潮湿、脏乱。白芷跟着宇智波鼬进去,她看到里面用锁链锁着一个人。这是个身材魁梧的男人,不过他此刻身上都是伤痕,有的已经溃烂,有的几乎可以看见骨头。从他头上的护额可以知道他是个岩忍。白芷看得头皮发麻,有点不忍再看。

  看到这个人,白芷立刻想要掉头走。只是就在此时宇智波鼬回过头,他已经看见了她。这下白芷不知道怎么办了,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。她僵硬地喊了一声:“宇智波先生。”然后呆呆地看着对

本文链接:http://dailybix.com/buzhihuoxuanjian/276.html